找回密码
 成为会员

华都亚太院长叶子隆访谈:作为眼科医院我们有慈善信仰

2013-7-17 15:58| 发布者: 沙迷了眼| 查看: 2371| 评论: 0 |来自: 人民网-中国发言人网

摘要:“根据我们做慈善手术的经验,穷人往往社会关系很简单,由于他们不上网、不看报,信息来源极少,因此很耽误病情。”他始终怀抱着一种理想:“开一家私立医院。在所服务的地域让患者有病可医,绝不能让穷人因缺钱治疗 ...
  在北京,一提到眼科医院,大家都会想到北京同仁医院。眼科是同仁医院的重点学科,同仁眼科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清朝末年的光绪年间。经过一个多世纪的发展,几代眼科医护人员以精湛的医术和良好的信誉打造了同仁眼科长盛不衰的金色品牌。叶子隆曾任北京同仁医院眼科研究所白内障超声乳化培训中心主任,培养我国白内障医生800多人,拥有6万余例白内障手术成功经验,是国内眼科界公认的“四把快刀”之一。他的《小切口无缝线白内障手术》论文,曾在世界华人眼科大会上引起轰动。在2002年全国眼科年会上,他的白内障手术视频,获得惟一的一等奖。

  绝不让患者因缺钱失明

  正当名声鹊起之时,叶子隆却毅然决定:离开同仁医院。他的理由很简单:这里已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每次在“同仁”看到那么多患者深更半夜排队挂号的情形,他都感到难受。“这是一种耻辱。”他说。叶子隆一直想改变这种现状。 “根据我们做慈善手术的经验,穷人往往社会关系很简单,由于他们不上网、不看报,信息来源极少,因此很耽误病情。”他始终怀抱着一种理想:“开一家私立医院。在所服务的地域让患者有病可医,绝不能让穷人因缺钱治疗而失明。”

  正是笃定这一目标,叶子隆在保定创建了集临床医疗、科研、教学为一体,拥有国际先进设备与技术的鹰华眼科医院,用他的话说“完全按美国标准”。他不仅先于去美国发展的同学成为美国眼科学会会员,即使与该学会的会员比临床经验,他也敢夸海口:“比手术的话,95%的美国医生都不如我做得好,因为没我做得多。”

  建院伊始,他首先组建下乡义诊小分队,几乎天天免费去周边农村为村民普查眼病。一天,义诊小分队来到高阳县长果庄村,听说有个叫李同乐的老汉,出门连路都看不清,便上他家做检查。当李老汉得知自己的眼睛可以复明的检查结果,欣喜若狂,但随即指着床上躺的病老伴和傻儿子叹气道:“唉,做梦都想看见,没钱治啊!”

  叶子隆得知此事后,立即把李同乐接来免费为他手术。术后,当他亲自为李老汉揭去眼上的纱布时,老人紧攥着他的手抽泣着说:“看见了,我又看见了!你可救了我们一家人啊!”

  为使患者看病不花冤枉钱,叶子隆定了个规矩:医生开处方不能开与病情无关的药品,对药品金额超过100元的处方,必须由病人或其家属在处方背面签字方可生效;对药品金额超过100元的,除病人或家属签字外,必须由门诊科室主任或科主任指定的门诊负责医师签字方可生效。

  一家让人放心的医院

  为了更好地服务患者,叶子隆计划打造一家以服务为中心,有社会责任感,有国际交流能力的一流民营眼科医院。2011年1月,有23年历史的华都亚太眼科医院重装开业。雅致的环境,温馨的病房,候诊区有专设的茶座。如果不是空气中的漂浮的消毒水的味道,这很难让人认为这是一家医院。“这怎么不像医院,像宾馆一样呢?”面对记者的提问,华都亚太医院的负责人告诉记者说:“您这么问,我们感到很欣慰。我们就是要打造一家不像医院的医院。”随后,记者发现,院长办公室的简陋与治疗室、病房的优良配套设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要做好手术,先进的设备是必须的。亚太医院眼科拥有国际先进的诊疗设备。比如:专治近视的瑞士达芬奇极致飞秒激光,它具有小光斑、低能量、掀瓣后气泡立即消失、不残留任何组织连接、角膜瓣及角膜基质表面光滑、眼位固定稳定、操作便利的特点。德国蔡司高清晰光学相干断层扫描仪OCT ,它对眼底疾病的诊断也有其不可或缺的作用,尤其对视神经(如视神经炎、视神经萎缩),黄斑疾病(如特发性黄斑裂孔、黄斑前膜),视网膜脱离,中浆,中渗等有较大的辅助诊断作用。 美国VISX S4也是最新引进的设备。“只要患者来了,就得让他满意。”这是叶子隆对每个医护人员的要求。医院实行透明服务,所有手术进行现场直播,家属坐在候诊室,便可通过电子显示屏看到患者手术的全过程。许多对手术心怀疑虑的患者,是看过现场直播的手术后,才下定决心进手术室的。

  在这里,居民看病也可获得医保报销,而且不用选择即可。叶子隆说:“病人看病的费用和公立医院是一样的,我们要让病人都能在这里放心看病,看好病。”

  2010年大年三十,齐齐哈尔市49岁的公务员弓伟因放鞭炮躲闪不及,炸伤右眼,导致多种眼病:角膜水肿、角膜混浊、眼压高、斜视、瞳孔放大等。后来病情加重,并发外伤性白内障。因病情继续恶化,角膜有可能保不住,当地医生建议他来北京治疗,并做好角膜移植准备。叶子隆通过药物保住角膜,又通过虹膜复位、瞳孔缝合缩小手术恢复了瞳孔,夫妇二人喜出望外,一来他们可以不必进行角膜移植手术,解除了对角膜来源问题的忧虑;二来,瞳孔放大情况也可以解决,这是他们压根都没有想到的。

  “来之前,我看网上说我这种情况恢复瞳孔没戏,根本就没抱希望,结果叶院长说能恢复,我真是太高兴了。开始,我这右眼看物体发白、怕光、流泪,出门就得戴墨镜,现在看东西也不发白了,挺正常,手术的效果挺好”。术后弓先生如是说。

  免费手术要与收费手术一样做好,甚至更好

  叶子隆做过的善事不胜枚举。当记者问及为什么会如此热衷慈善公益事业时,他说:“这种善心是医生应该有的基因,是植入血液的,这是一种本能。”为了推广这种光明慈善事业,他与北京市红十字会取得了联系,并建立的良好的合作关系。

  5月25日,北京市红十字会 “红十字爱心光明行-----走进西柏坡” 在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镇正式启动。该活动由北京华都亚太医院医生对当地贫困白内障患者进行免费筛查、救治,由西柏坡镇逐步扩展到整个平山县,给老区人民带去光明。在筛查现场,一位老奶奶高兴地说:“我做了检查,没有毛病。心里挺高兴的。不用跑路就能做检查,这真是方便。”

  有些患者担心:怕这种慈善手术草率了事,做不成功。叶子隆说:“我们的医生到老区来进行初步筛查,需要治疗的话,我们还是希望患者到我们医院里来做手术。设备不一样,做出效果也会不一样。我们医院的设备都是国际一流的,在这种环境中做出的手术会更成功。这种免费手术要与收费手术一样做好,甚至更好。我们医院很重视这个事情。”

  华都亚太医院的收入并不是很高。但是,慈善手术却越来越多。这些手术需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时间和费用。叶子隆却有一番自己的见解:“罗素说人类有三大需求:对爱的渴望、对知识的渴求和悲天悯人之心。这种理念一直伴随着我。中国有句古话说‘子欲养而亲不待’,就是说,不要等有钱了或是发达了才去孝敬父母。做慈善也是这样,不要等有很多财富的时候才去做,而是在医院成立之初就将这种理念植入到企业里里,所以无论在哪个阶段,慈善手术都要做。”华都亚太医院将与北京市红十字会一起为患者铺就的光明路还有很长很远的路要走。叶子隆介绍说,根据我院和北京红十字会的计划,下一步会考虑“光明行动”走进张家口、赤峰等地。同时还要走进我们北京的低保家庭。

  叶子隆说:“作为一个企业来讲,首先要有社会责任感;其次要有信仰。我们作为一家医院,作为一个眼科企业,就要一种慈善信仰,这是应该的,也是必须的!”我们庆幸,上帝给这些贫苦患者一个黑暗模糊的世界,而又派了一位光明使者带着他们去寻找光明。

相关阅读

验证码 换一个
登录注册 后评论
返回顶部